声临其境 | 知名音频工作室Antfood专访

音乐是视觉动画的灵魂,更具体地说,动画离不开作曲师和音效设计师。在动画领域,音乐音效和动画本身一样重要。希望此次关于“音乐音效”的系列采访,能让我们更好地了解那些让视觉动画更加完美的公司和个体。以下是对Wilson Brown – Antfood(知名音频/配乐工作室)的合伙人和执行创意总监的专访。


Q:首先,能简单介绍一下你的个人背景吗?

我一直痴迷于声音设计,并且通过创作这些音乐音效来表达情感。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乐器,我曾用80年代晚期的卡座式磁带机做过一些实验。上初中后,我开始录制四声道音频,接触到了早期的数字媒体工作站。接着我去了费城的一所公立学校,参与学校和朋友的乐队演出。在大学,我学习了一些传统理论知识和作曲技术,读研期间学习数字媒体艺术。但最后我发现,我所学到的数字音乐知识,大多数都是因为好奇去钻研而学到的。

 

Q:说一下Antfood的由来?

高中时,我和我的两个朋友经营了一个小型的网页设计公司(至今还活着!)。我当时主要负责设计层面的东西。然后我的朋友和商业伙伴做了一件很关键的事情-大量购买域名。在90年代末,网络是一个充满奇妙而又未知的空间。后来出现了一个叫antfood.com的域名,我当时觉得这个域名好记且有趣,所以决定把它留着,后来它便成为了我在十几岁二十岁出头时个人网站的域名。

之后,我搬到了巴西圣保罗,为一些大型工作室担任作曲工作。在2000年年中我搬到了纽约,在威廉斯堡有了自己的小工作室,很快我就开始为美国的大型工作室提供服务。我联系了与我志同道合的研究生同学Polly Hall,并逐渐开始为动态设计项目及其他创意领域作品定制配乐。我们也有为工作室想过其他名称,但始终觉得“Antfood”最为合适,不知不觉间,我们围绕这个名称建立起了自己的品牌形象和企业文化。我们的目标是服务全球,就如我们的工作室名称所表达出来的 – 蚂蚁,它遍布全球,有10万亿之多。

我们努力工作,和很多不同领域的人打交道,慢慢有了团队、声誉以及自己的审美标准和工作流程。在我们商量开设第二家工作室时,碰巧,一个我在巴西工作时结识的好友Pedro也正在和我们合作项目。我们有考虑开设在旧金山或者伦敦,不过最后决定落户于巴西的圣保罗。

因此,在2011年,我们与另一位杰出的合作伙伴Lou Schmidt一起开设了Antfood工作室巴西分部,其后工作室在拉丁美洲和其他地区也取得了不错成绩。今年年初,我们在阿姆斯特丹也开设了工作室。

我们刚庆祝完工作室成立10周年,召集了所有工作室的员工去墨西哥团建了一周时间。回顾过去10年面对的所有挑战和成功,我们不忘初心,在未来十年,将继续以作曲师,音效设计师以及企业家的身份保持创造力和影响力。

 

Q:真是令人振奋的10年!Antfood团队目前有多少人?主要做哪些项目?

目前全球共有32名员工,这在创意行业里不算大,但在配乐行业里我们算是很大的团队了。项目制作方面,小到各个领域的小型创意项目,大到国际大型活动都有。我们为各类媒体提供音乐合成,音效设计和音频服务,同时还会有一些实验性项目。
 


 

Q:能大概描述一下你们的工作流程吗?

尽管每个项目执行方式上都有所不同,但有一点让我很自豪,那就是我们始终是团队作战并且我们有最好的录音技术和设备。

过去15年,很多配乐工作室因为项目性质的原因,都纷纷转向自由职业模式。但在Antfood的每一个项目里,我们都会集思广益,尊重每个人的想法,工作室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努力成长。我们致力于打造可以高效执行项目的团队。我们相信,一个才华横溢的人可以出色地完成工作,但一群这样的人聚在一起,则可以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Q:一个项目会分很多个阶段进行,仅从配乐方面来说,其主要阶段和作用分别是什么?

每个工作室都有自己的流程,但在我看来,在项目早期就参与进来尤为重要。我们力求通过音乐音效设计,将视觉艺术作品提升到新的层次。所以我们一般都会提前介入项目,为打造理想的配乐作品而尽快进入状态。

关于执行层面,我们会早早的举行会议,讨论项目的制作、创意和相关预算等,这有助于每个人明确自己的分工及工作目标。当项目有了明确的方向之后,我们会进行测试,与此同时会合成出音乐和音效的大概基调。我们收集很多不同的想法,以进行更好地讨论分析。按照这种思路,形成了“测试-修改-完善-最终输出”这么个流程。也有部分项目会从粗略的方案开始,接着围绕项目的核心概念进行反复完善和精简,直到满意为止。甚至有些项目我们会想出30到100个不等的方案,最后决定用第99个或是第1个方案。我觉得团队的成员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我们都是力求完美的顽固派,喜欢天马行空和追求高标准。我们努力将这种动力和雄心带到项目中去,保持开放思维,有时结果会出乎我们的预料。

最后,我们是从设计的角度创作配乐。我们不会对音乐,音效设计,音频后期进行明确划分,相反,我们更专注于如何让整体配乐更好地表达想法或情绪。我们的想法经常被认为不切实际,但我们依旧努力为客户提供超出他们预期的解决方案。
 


 

Q:我想象中,做音乐和为作品配乐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实际上是怎样的呢?

这也是我目前正在探索学习的。首先,我觉得配乐是我的工作,而作品是将我的工作成果展现出来的方式。大多数情况,我还是个创意人,作曲师,音效设计师甚至是理论家,但同时我也要务实并领导大家把项目完成。我将这个理念贯彻到项目的创意和执行中去,让员工不要局限于自己,应从多角度思考问题。我们经常身兼多职,但这会使人的精力分散,从而导致我们很难达到理想的效果,因此我们必须创建一套体系,规范创意阶段和执行阶段的时间分配,能将这两个阶段协调好是经营工作室的关键所在。

 

Q:每当执行新项目的时候,让你感到最振奋的是什么?

我觉得要实现目标,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那就是你需要对每一个项目都充满激情,且当项目完成时要有成就感。每当面对新挑战时我都会干劲十足,我们期望得到突破的同时也对我们当下的水准有更深刻的认识。在这个过程中很可能会出现新的解决方案或创作工具,从而使一些传统的配乐问题得到更广泛地解决。

 

Q:你觉得大家对配乐工作存在的普遍错误认知是什么?

我觉着一个常见的误解是关于配乐的重要性及其对视觉艺术作品的价值。

我们知道,音乐可以在故事叙述和信息传递过程中发挥作用,与观众产生共鸣。有时我们会接到一些很急迫的项目,这些项目可能要求不高,但往往这种情况我们能做的补救措施也不多。配乐是一把双刃剑,对于上述情况则为时已晚。前期没有进行测试,项目文案平庸又晦涩难懂,再怎么配乐也是无济于事。因此,我觉得尽早参与项目,理解与反馈项目方案,在项目执行时才能得心应手。

在一个项目里,把配乐用得恰到好处方能体现其价值。从现有的形势来看,配乐往往在创作作品过程中最不被看重,无论是制作预算还是时间分配上。但从大的方面来看,配乐往往是升华作品成本最低的方式之一。配乐是一份神奇的工作,我们从无到有创作出一些能让人情绪变换的作品,这些作品或许很有感染力,也有可能令人反感。它的用意在于触动人的内心和灵魂。我觉得只有意识到配乐在创作作品中的独特作用,才能让创意团队充分发挥配乐的作用 – 利用音乐、音效、混音、画外音、口技等形式,从整体上升华作品。

 

Q:关于配乐设备,常常是一个热门话题,你们通常会使用哪些设备?

这里头就大有文章了,但大多数情况下,我们用的都是当下最前沿的设备,配合经典的模拟声学。我们有1974年生产的Neve 80系列控制台,各种管式压缩机,大量模拟合成器和麦克风内阁音箱,这些设备都达到了世界顶级录音棚的水准。拥有模块化的合成设备并使用原声乐器对开发创意很有帮助。不过坦白说,这些设备对于我们创作作品来说也过于奢侈,但我们有更强烈的目标,那就是在行业领域里独树一帜。

我们也很喜欢一些经典且常用的老设备,但我们不是守旧派,不反对用数字软件技术推动艺术行业的发展。其实事物都是源于人类的想法,可以抽象化,多样化,信息化,最终编译成由0和1组成的数字世界。让我欣慰且感激的是,在这飞速发展的时代,我们依旧可以通过配乐,在人文和科技之间建立关联。

作为一名有进取心的音乐音效设计师,对数字技术的学习是必不可少的。尽管很多项目都是从Max/MSP,M4L的模拟开始,但最后输出还是要在Pro Tools上进行。自创业以来,我们不断完善工作流程,以适应新的软件技术和行业趋势。不管使用什么设备进行创作,保持创新精神与乐此不彼的心态才是最重要的。
 


 

Q:你对配乐工作者有什么想说的吗?

在这充满挑战和竞争的行业中,要清楚自己该做些什么,且要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尽管你的技术和作品趋于成熟,也要不断去尝试做一些让自己回味无穷且自豪的作品。无论从事什么工作,都要有冒险和勇于尝试的精神。所有让自己欣慰、且在成长过程中有重大影响的项目都绝非仅仅依赖参考或是客户的要求。所有值得信赖的客户都是我们用超乎预期的努力换来的。获得客户的信赖绝非易事。尽管起步之初你只能模仿,但只要你坚持不懈,你终将成为行业的佼佼者。对了,别忘了学习Pro Tools。

我常常想:如果之前的某个项目拿到现在来做,肯定会更棒,我会有截然不同的方案,且执行起来会更让人兴奋。

 

Q:最后,能分享一下你对未来行业趋势的看法吗?

当然可以。关于未来的行业趋势,我的观点有可能会被打脸,在此仅作交流探讨。

坦白说,目前配乐行业在视觉动画领域处于蓬勃发展的阶段,但对整个创意领域,还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这并不新奇,就好像60年代的艺术家为生计而活,或是90年代的说唱歌手以唱歌的形式发泄情绪,他们并不是处于主导位置。目前的发展并未突破行业文化的瓶颈,以至于很难吸引有才华的人从事这个行业。我们Antfood就是目前行业的缩影,我想努力改变现状。

在孩童时代,我们会把零花钱存起来,然后愿意花20美金去买一张唱片或CD,这对我们影响很大。这些唱片和CD可以在周末或暑假时调节生活,增加彼此的友谊,甚至改变你的世界观。如今,我们却处于一个“免费”的时代。相比20年前,现在的行业门槛已大大降低。在上世纪90年代早期,你得花费200万美金才能搭建一个中端水平的配乐工作站。而十几年后,你只需要一台MacBook,一个音频接口,一个麦克风,一些软件插件,就可以进行音频创作。我看得到行业的进步,也多亏了科技的发展才有了今天。纵观过去和现在的互联网冲击,竞争其实都是公平的,事物总是具有两面性。

未来我们很有可能会慢慢将一些人工设备淘汰,直接通过语音与智能设备互动。到那时音频会大有作为。同时,我觉得我们还需要在设备连接的稳定性和反馈上作出努力。未来,音频体验所创造的价值将随处可见。随着越来越多视觉艺术作品的出现,对配乐的要求将更具难度与挑战。



标签: 专访音乐设计

我来说两句…